去你的「正常」人生!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很久没写过跟「三观」相关的文章了。这两天好些事情在脑中纠缠,使我的心情又乱又烦。加上有些事情在心里压抑已久,想在此时借文字发泄一下,顺便将我一直以来的想法表露出来。也许以前提过,但这回是不避讳地、较为完整地进行阐述——有啥说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希望情绪不会乱了我的笔触,能够清晰表达我的观点——

The fucking normal life, GO TO HELL!!!

欧雷

性格特点

有多少人能够真的回答上来「我是谁」这个问题?这不仅考察了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同时也证明了 TA 是不是一个爱思考的人——认识自己是认识其他事物、认识世界的基础,支支吾吾说不上自己是什么人的人,凭什么说自己是懂思考的人——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就别谈什么「成功」了,平庸的人生是其该有的。

我是一个 85 后,B 型血,双鱼座。说这些并不是想说自己思想行为跟年代、血型和星座有什么关系,但看那些性格描述的确有些许相似之处。

极端

我是一个较为极端的人,用自己的话描述就是:身体里同时住着「天使」和「恶魔」。

平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冷酷,但其实我是很友善的,内心充满热情。假如其他人真的有什么需要帮忙而向我求助,会很乐意去帮 TA,就算是跟我要钱也可以给。如果看到路边有死掉的小动物,尤其是鸟类、猫狗之类,我的心会很痛并且会感到鼻子一酸,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会就近挖个坑把它们埋起来。

然而,当触碰到我的敏感点或我所厌恶的事情发生时,平时沉睡在体内的「恶魔」就会慢慢苏醒。虽然我会尽可能地去抑制它,但如果被持续刺激而导致最终觉醒的话,那时的我可以说已经失去了「人性」!什么伦理道德?什么骨肉亲情?什么这个那个?任何规则也无法阻止我发狂——估计那时双眼已经通红,真无法称为「人」了!

想想觉得自己还是挺可怕的,真乃一头「温顺的野兽」!

霸道

有些时候,我担当规则的制定者或选择的决定者,理所当然希望相关人员听从自己的安排,若是有人表现出不配合,难免有点气急败坏。可是,我不是那种无法听取他人意见一意孤行的「独裁者」。如果不配合的人能够提出改善方案的建议的话,定会接纳;但不仅不配合,还提不出建设性意见,只是在那抱怨的人,就真的无法接受了——U can u up, no can no BB!!!

自我

「自我」是最容易被人误解的,因为与它的孪生兄弟「自私」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所以很多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自私」就是「自我」。

我不管「自我」在宗教、哲学、心理学等的定义是什么,也不管它在心理学上与什么「本我」「超我」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只讲自己的理解——对自己的认知,对自己的认可。

我是一个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因此我叛逆、独立,有想法,追求自由,强调自己的独特性。为了自由,我可以舍弃一切,冲破任何束缚我的阻碍,哪怕是社会道德、骨肉亲情、凡尘人世。

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第一考虑的是自己,不会去做对自己一点益处没有反而受损的事情,在自己的利益没受到损害的前提下再去考虑他人或集体的利益——这不同于世人所理解的「自私」。要归类的话,我是「个人主义」,而那种「自私」的人是「利己主义」。

想法态度

性格不存在优劣,同样一个特点,在某些情形下是缺点,但表现在其他情形下就会是优点。所以,要多角度多方位地客观地看待一个人。

性格对一个人的人生会产生重大影响,正所谓——

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某大师

我的性格特点决定了我绝对不会(完全)按照世俗常理出牌,它对我来说就像屎坛子一样持续不断地恶心我!

工作

刚毕业时,家里人希望我能留在家附近工作,连去哪都找人帮我安排好了。他们的用心,虽说不是完全,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

中国的大部分父母都是希望孩子能够留在身边,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在我看来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不舍得自己的子女远行,在能看得到的地方安心也方便照顾;而另一方面,是他们自私地在生子女的时候就想着防老。

他们安排的工作我一点都不喜欢,留在老家对我的人生和理想一点帮助都没有,在那根本就没有我能做的事情——如果顺从他们的决定,我的人生就被绑架了,生活肯定过得委屈,前途尽毁——我怎么可以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我不顾他们的心情和反对,毅然决然地决定南下。

活法

来到杭州之后,在自己的性格、环境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渐渐形成了「爱自己,爱生活,爱他人」的人生哲学,核心思想就是「不让自己受委屈且尽可能惠及他人」。在这个思想的驱动下,那段时间里虽然是单身,但活得很是轻松快乐。

那时,对结婚我是抱着随缘的态度——先有合适的女孩成为我的女友再说,时机成熟了就结婚。每当家人想要说起这方面事情,我都会用「也许不会结婚」「可能不要孩子」给他们洗脑,久而久之就不会再跟我说这些了。在中国买房这种事我是深恶痛绝的,曾立誓「绝不在中国买房」,买车就更没想过了。

正因为中国男青年所头痛的三个问题我都不太在乎,自然心理负担没那么沉重,放开了心去感受生活、享受生活——每到阳光明媚的周末就会坐车去市区到处走走,品品美食,看看电影,赏赏风景,使我比很多杭州本地人都了解杭州的美食、道路以及历史文化;每逢假期就约上丨爷到其他城市去遛遛,拍拍照,装装逼,感受下异乡风情。

基于同样的原因,花钱也比较「豪放」。只要在收入承受范围内,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并让我养成了超前消费的观念。即使到了现在,我依然保持这个习惯,我认为只要控制得当,这是一个很好的消费方式。

婚姻

婚姻是绝大部分人会经历的事情。

在中国,婚姻就像是一生中所必须完成的任务一样,只要一大学毕业走向社会开始工作,就会有一堆人监视你,敦促你快点完成这个任务,还有下一个任务等着去做呢!

我所理解的婚姻,是男女双方在精神上达到统一,具有共同的人生目标后在心中认定与自己度过余生的人就是 TA 了。虽然表面上是两个家族的结合,但实质是两个人的选择,婚姻只是对对方的承诺,结婚证只是一纸契约,皆可有可无。

两年前的某天,闲来无事逛知乎看到上面有人问《婚姻的意义是什么?》,觉得那些回答的内容毫无新意,我略作思考后留下了一段文字,其大致内容如下——

就算没结婚,该上床还能上床,该同居还是同居,结婚证不再是性行为的「通行证」;就算没结婚,生孩子也可以上户口并抚养长大,只不过会被罚点钱;就算结婚了,该出轨还是出轨,该约炮还会约炮,区区一个结婚证根本无法约束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

综上所述,婚姻毫无意义

欧雷

我在知乎回答中所说的「毫无意义」,是从大众对婚姻的认识的角度说的,婚姻对我来说还是有意义的,只不过它很简单——正如上文所说,是我对伴侣的承诺:「今生今世,你属于我,我属于你。我们互不背叛,互相扶持,平等相待,不离不弃,为了共同的人生目标去努力奋斗,一起分担艰难痛苦,分享快乐幸福。

中国结婚的形式,即使各地之间有所差异,但也是大同小异,都要叫上三姑六婆七大婶八大姨来举办酒席,还要邀请各个时期的同学朋友和新老邻居,恨不得把所有认识的人都找来。还有一个共通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环节——收红包。

就我个人而言,是很讨厌这种结婚形式的,原因如下:

  1. 需要费时费力费钱费神去筹办相关事情;
  2. 过于形式化,不走心;
  3. 太特么功利了!

我是追求精神上满足的人,非常厌恶这些形式化、表面化、功利性的事情,我理想中的「婚礼」绝不是这种!我想跟着老婆一起到处吃吃喝喝,看看没见过的风景并通过镜头记录下来;我想只请一些交心的朋友来一起分享我的喜悦和幸福,不需要他们给我什么钞票。我曾问过家人和女友可不可以不办婚礼,他们的回答异常得一致:「那之前给出去的钱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如果一定要办,那就办咯!毕竟结婚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要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想法和立场,能妥协的就妥协。如果只是我自己的事情,肯定不会管别人如何去说。

很多人在完成了「婚姻」这个任务后,就立刻去做下一个任务——生小孩。我肯定不会,并且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退让的事情!

婚姻对我的意义不是那么大,我是不急着结婚的,这本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之所以能够接受比预想的时间提前结婚,是因为我认为即使结婚了也不会产生比结婚前更大的束缚。然而,有孩子就不一样了!无论是思想上还是经济上,我都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更重要的是,他会在很大程度上束缚我,让我更加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对我来说孩子不是必须的,就像婚姻一样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我所期望的婚后生活仍是自由的、轻松的。所谓的「轻松」,是指没有增添更多的压力,反而在某些方面的压力应该变小,甚至消失。既然各自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从「情侣」升级为了「夫妻」,就应该有「夫妻」该有的样子。

「夫妻」是一种为了共同的人生目标和利益而结合到一起的合作关系。夫妻关系的关键就是和谐、和睦、稳定,如果不能保证这几点,关系破裂导致散伙也是迟早的事。所以在相处的过程中,为了关系的存续和目标的实现,应该摒弃一些因自己产生的不利于发展的因素。

结婚后更要给对方私人空间,让 TA 能够有时间去学习知识,增长见识,扩展人脉,这样才有利于对方发展,有利于两人及两人关系的发展。如果因为对方跟异性相处或在跟朋友见面时长时间没有联系自己而生气,甚至是隔夜气,这种事情就没必要了吧?

最后,关于晒娃,我只想问一句:「你们在发 TA 的照片时,有征求过 TA 的意见吗?」

自我评价

我就是这么一个很有想法和主见的叛逆青年,即使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事态的发展也许思想和做法上会产生变化,但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掉的,「个性」「叛逆」「自由」是我不变的标签。

游荡在外滩
游荡在外滩

除了自己,谁也无法左右我的意志、选择和活法。

去你的「正常」人生!我就是我!!就要过「不正常」的人生!!!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并注明文章出处且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