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在草原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那天是 7 月 4 日,一周的第一天,我一如既往地九点前就坐在了工位上。

每次入座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把那些未读邮件点掉。(强迫症表示看到应用上面的数字就不爽……)其中有一封是久违了的 CEO 月报,上下扫了一遍,知道了大概的内容。

早上十点左右,团队开过早会后 leader 问我们:「看到 CEO 的邮件了没?」虽然口头没说,但我心里在想:「看了啊,没啥特别的啊?」看到其他人都一副还没看的样子,他继续说:「这个月公司有个 outing。」哎哟卧槽?!还有这种事情?!我怎么没看到?!回去之后重新看了一下邮件,还真是!那句话出现在最后的最后,难怪我没有注意到——

本月,我们会安排一次全公司的 outing,带大家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也感谢大家大半年的努力!接下来 HR 会通知活动的细节,反正我很期待就是了。

胡斐《CEO 月报》

在午饭时间之前果然收到了一封来自 HR 的全体邮件——《草原,走不走?》。

草原 outing 邮件头图
草原 outing 邮件头图

什么?!草原?!一看到这浪漫的字眼,脑中立马浮现出漫山遍野的牛羊在蓝天白云下吃着青草,一群骏马在翠绿的草地上竞相奔腾的画面。同时,耳旁回荡起那熟悉的词句——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南北朝时期民歌《敕勒歌》

这是一次安排在周末的四天三夜的旅行,也就是说要占用两个工作日(暗爽)。目的地是乌兰布统草原,之前没听过这个名字,查过之后才知道是在赤峰市的克什克腾旗。

通过邮件了解到,这次 outing 就是所说的公司两周年活动,怪不得如此大手笔。居然要一大群人一起去那么远的地方玩,瞬间觉得正像公司群名一样——狂拽酷炫屌炸天!

前夕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活动。在杭州这样便利舒适的城市里呆久了之后,就想到草原、沙漠、山谷等「非常规」的环境中去放空一下自己;然而,一旦有时间出去游玩了,又会选择其他「常规」的城市。如果不借助于外力,恐怕我一辈子也没什么机会去那些地方。

虚晃一枪

刚激动没多久,在看到活动日期后,我被「冷却」掉了——公司要在 14 日出发,但之前已经跟摄影工作室定好那天去拍照且不能取消,无奈之下只好申请不去内蒙古了。

虽然邮件里写着「原则上不要请假」,但我有十分正当的理由,相信公司不会为难我的。

申请不参加活动
申请不参加活动

隔了一天,万剑(技术部门的老大)跟我说出发时间延期了,这样即使 14 日有事情也能够赶上活动,让我也参加。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点复杂,在打电话向老婆确认之后做出了决定——去!

事不宜迟,回到座位后就立即询问技术部门的「秘书」艾米是否还来得及。过了一会儿,既是 HR 又是活动策划组的盒子打电话给我,说了一堆理由后告诉我要自己订机票,并让我保留一些凭证以备报销。

好吧,自己买就自己买!以往坐飞机都不买延误险,但这次我就把这险那险全都买了!

「阿里旅行」购买的机票
「阿里旅行」购买的机票

往返机票加起来快 2000 软妹币了,看到这数字那叫一个心疼啊……还好公司给报销!(松了一口气)

事前准备

光是买好机票还远远不够,有好多事物需要准备。

接下来的几天里,活动策划组是卯足了劲儿筹备 outing 相关事宜:行程路线、行李清单、注意事项等等。从之后收到的几封邮件中就能看出他们的良苦用心,连活动海报都打印出来贴到了墙上的醒目位置。

两周年活动海报
两周年活动海报

去内蒙古的路途遥远,单程就要花费 12 小时左右。这次四天的活动,除去来回耗在路上的时间之外实际只有两天可玩。想想觉得还是真挺够折腾的了。

行程计划表
行程计划表

经过邮件上的提醒,我列出了自己要带的物品的清单:

  • 洗面奶、洗发水、沐浴露、牙膏、牙具、毛巾;
  • 化妆水、润肤乳、防晒乳、花露水;
  • 卫生纸、手帕纸、湿巾;
  • 冲锋衣、防雨裤、魔术头巾、冰丝袖套、头灯;
  • 笔记本电脑、相机、电子书阅读器、充电器、充电宝、耳机。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换洗的衣物。为了携带方便,有些物品是可收纳的和一次性的。

所要携带的物品
所要携带的物品

本以为要我那主仓 70L 的黑色「火箭筒」上阵,没想到平时上班用的 35L 的背包就搞定了!将那些物品放进去之后背包已经很满了,考虑到会在当地买些特产带回来,就又带了一个可收纳的波士顿包。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翘首企盼 15 日的到来!

第一天

天儿还没亮呢,鸡儿还没叫呢,而我却早已被自己帅醒(大误……

今天是公司 outing 的第一天,因为是八点多的航班,除去用在路上和安检的时间,为保险起见,四点多就得出发。公司安排的大巴是四点半启程,要求四点时要到公司所在地——梦想小镇——清点人员。

踏出家门

大多数情况下迟到会坏事,比如破坏既有行程安排,所以我不大喜欢迟到。由于我知道自己平时洗漱会比较花时间,预留出了较充足的用于洗漱的时间,把闹钟定在了 2:30、2:45 和 3:00 这三个时间点。

要想能在那个时间起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前一天晚上早些睡,要么就不要睡。按照我平时的生活习惯本打算不睡觉了,但多亏了 13 日晚上通宵再加上 14 日拍了一天照,已经又累又困,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不知是睡得太死还是怎么的,第一个闹铃没有听到,一点感觉也没有。不仅是我自己,就连我那很容易受光线和声音影响的老婆也没有任何察觉……都有些怀疑那个闹铃到底响没响?

在第二个闹铃响的时候我和老婆都醒了,可实在是睁不开眼,就那样闭着躺了几分钟缓解一下睡意。即使很想继续睡,但体内的「任务系统」时刻在催促我赶快起床,当我受不了它时就立即起身下床洗漱去了。只刷了牙洗了脸,头发仍保持着残留着啫哩水的样子——有点零乱、毛糙地「嘭」起来——不像平时那样紧贴着头皮。

回到卧室,紧紧地抱住老婆不想分开。这次出去,约四天不能见面,我们都会很想念对方。她不像我擅长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度过孤寂的时光,真担心这些天她会一直胡思乱想处于悲伤之中,没有我的保护而出什么事情。在对她说了些安慰、叮嘱的话并亲吻了几下脸颊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扣上门扉。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我是个特别理性的人,我也承认这一点,但有些时候我是非常感性的。离开了老婆,我的内心是伤感、不安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刚刚看完《大鱼海棠》——我有些难过,眼睛是干的,可心里接满了「雨水」。

前往公司

凌晨三点多,有的人躺在床上舒服地做梦,有的人困得直打呵欠想要睡觉,而我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这时的街道是寂静的,道路笼罩在昏暗的灯光当中,只有夜行的蚊虫和纽比力缇陪伴着我。

停在小区中的私家车
停在小区中的私家车

杭州夏天的气温,即使是在一天中温度最低的凌晨,也会让你感到有些湿热。这时,只有骑在纽比力缇上疾驰所产生的风才会让我舒适凉快。

非机动车道空无一人,可以尽情放心欢快地去飙,就算是红灯也照样闯闯闯!骑车时没什么阻拦真是太爽了!没用多久就到达梦想小镇。

像往常一样,将纽比力缇停到了园区地下停车场中电动车专用区域,但这回不会在当天就把它取走,而要放置几天直到从内蒙古回来,真有点担心它会不会被贼人偷走。

公司办公楼
公司办公楼

本以为我是来得较早的,进到办公楼里才发现有好多同事都已经来了。来到二楼技术部门办公区域一看,都快炸锅了,大家都很有精神的样子嘛!看到足球桌附近围了一些人,立刻找了三个一起踢几盘球,驱散一下困意。

奔赴机场

正踢得意犹未尽,看到其他人都纷纷下楼,我们也放下手中的铁杆追随队伍而去。从此时起,大家都依赖活动专用微信群进行联系。

「兰兰陆大队」微信群
「兰兰陆大队」微信群

公司总共包了两辆大巴,它们都停在梦想小镇出口附近的路边。按照群里的指示,我上了牌照尾号 930 的那辆,我们第七组的都在同一辆大巴上。

去机场的大巴
去机场的大巴

直到从内蒙古回到杭州并解散,每次人员集合时都会进行点名,以确保没有掉队的。在大巴座位基本坐满时,各队长拿着小本子开始点名。大家都很遵守纪律,没有迟到和临时脱队的人。

大巴所走的路线与海创园线路的机场大巴一样一样的。刚出发没多久,大家就开启了爆睡模式。毕竟都起来那么早,有的人甚至一点都没睡过,那是相当的疲困了。

一觉醒来,发现大巴已经开到机场收费口附近。一想到头一次跟除了老婆之外的人,而且是这么多人一起坐飞机,莫名地心里开始激动兴奋起来。

等候登机

队长在「兰兰陆大队」群里通知说要等人都到登机口了再点名,下车后我就没有跟着大部队,而是与另外两个前端团队的小伙伴一起行动。因为三个人中我坐飞机的次数最多,对机场也比较熟悉,所以在做事时他们基本都会听取我的建议。

进了 T3 航站楼,我们径直朝着厦门航空的值机岛走去,途中看到打印登机牌的机器时他们停了下来。而我,由于在航旅纵横上选好座位后手欠又把它取消了,导致无法再次自助选座,只能去让工作人员帮忙了。(谁来帮忙把我这双贱手剁掉!)

航路纵横自助选座
航旅纵横自助选座

依照我的经验,越早通过安检越好。只要过了安检,可以随便吃喝拉撒,更重要的是能够安心地再来一觉,完全不用担心睡过头错过航班。我们都换取登机牌后就奔向排队人数最少的安检入口,争做最先到达登机口的人。

经过一段堪比迷宫的左转右转的路好不容易到达登机口,正准备举起右手比出一个大大的「V」时,发现竟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我们只好认栽,屈居第二。

空荡荡的登机口
空荡荡的登机口

没过多久,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聚集到登机口附近的等候区。一眼望去,绝大多数是我们公司的人,感觉像是包机了一样。

亨泰,我们三人小组的一员,同时也是我在上家公司时的同事,从住处带了五个日清「合味道」杯面。这种平时被人瞧不起的食物,在特定地点特定时期人们却会改变对它的看法和态度。在机场,方便面的价格在 10 元以上,与外面相比至少翻了一番,简直是暴利!

多带几个杯面或桶面到机场真是明智之举,只要愿意的话就能赚几个小钱花花。要不是自己的背包已经装满,出门时我也想带一两个杯面吃吃了。我和工头(前端团队 leader)分文没花从亨泰那里各拿了一个,三人一起吃了起来,实在是太饿了!

大家有的在拍照,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睡觉,还有的在玩「狼人杀」,两个多小时的候机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看到值机状态变成了「登机」,我们都准备去站排,这时工作人员却广播说还不能登机;在我们都打算回去坐着继续等的时候,又通知开始登机……

我裤子都脱了你说还没准备好,刚提上裤子又告诉我可以了——你特么在逗我?!

抵达天津

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落地。看机场的名字还以为就是在滨海新区,但查了地图才知道相距甚远。就像离开杭州时一样,飞机在跑道与航站楼之间兜了好一会儿圈子才停下来。

云端之上
云端之上

自驾的人自己结队先走了,而坐大巴的要先去集合。队长在群里说的集合地点最初定为行李转盘,过了一会儿又改口说在出口、在停车场集合,搞得我晕头转向,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好了。我们三人小组先不管他们,打开群里发的地图位置跟着导航走了过去,到达指定地点时并没有看到同队的其他人。等了几分钟还不见人来,就开始寻找所说的「停车场 D 区」。

出了航站楼,对面就是停车场。原以为「D 区」就只是一排停车位,待我们走到那时才发现原来是很大的一片区域,有好几排呢!环视一下,附近没看到什么大巴,也没看到那些自驾的人。我们一脸懵逼,不知该往哪走。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向前,要么向后。有时在做选择时不需要想太多,因为你也不知道哪个才是对的,跟着直觉走就好了,所以我们选择了继续往前走。

停车场 D 区
停车场 D 区

那条路走到快尽头的时候,看到对面停车场上有熟悉的身影,是那些自驾的人!路过转角的红色大巴,我们三个走近想要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我充当先锋,快走几步一睹为快——原来是在分配用于自驾的物资:印有公司标志的号码牌和环保袋、矿泉水、红牛、对讲机等等。我凑过去想要拿一瓶矿泉水或一罐红牛,但好像不行的样子……

自驾的人们
自驾的人们

好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见那些一起坐大巴的人的影子,工头打电话给艾米才知道她们在吃饭……我们三个从下飞机后还一点东西也没吃,已经饥肠辘辘,但回航站楼去吃还嫌远,就让她帮忙带三个麦当劳汉堡过来,因为这应该是最便宜最方便的了。

在我们即将饿得瘫倒在地之际,终于等到了他们!鱼蛋走过来,手里拎着麦当劳的纸袋,到我们面前停下并拿出汉堡分给我们。「唉?等等……为什么是鱼蛋?工头明明是拜托艾米帮忙的呀!」看到这场景我心里有点疑惑,但立马又想通了:「哦~原来如此,不愧是艾米!」

听说机场里的兰州拉面卖到 70 多一碗,比一般店里卖的贵了 10 倍左右!而我们的汉堡才 17 元,与平时差不多。果然在机场、火车站这些地方去连锁店消费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已经顾不上把钱转给鱼蛋了,先吃掉汉堡填饱肚子再说!每个人都像饿狼一样,吭哧吭哧几口就把汉堡消灭掉了,并且还没觉得饱……

把吃剩下的汉堡盒扔进垃圾桶,差不多就到出发的时间了。等人都聚集到红色大巴那里点名,才知道原来要载我们进草原的就是它啊——一辆看起来像是两层的客车,下面只有司机的驾驶座,乘客全部坐在上面。

坐大巴的人们
坐大巴的人们

待全员上车后,有个从来没见过的人在车的最前面说话——身着花色短袖和宽松的大裤衩,皮肤黝黑,看着像刚从夏威夷还是哪儿的度假回来;一副居委会大妈的面容,听声音像个娘们儿,实际却是个带把儿的——他就是我们这次草原行的导游,自己介绍说是来自呼伦贝尔。

大巴车终于启动了,内蒙古大草原,我们来啦!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并注明文章出处且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