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在中国,如果把人按生理成长阶段划分「食物链」的话,「顶级掠食者」(即生物链最顶层没有天敌的生物)非小孩莫属。该「小孩」是指已经具备语言及行走能力,尚未接受小学教育的儿童。

他们享有特权——

晴朗的周末到白堤散步,从西泠桥进孤山路,悠闲地向东走去。在过了「平湖秋月」时,映入眼帘的是,被围上护栏的草坪中有人坐着,有人躺着,还有人在追逐奔跑。那些人中,大部分是小孩。

节日期间去灵隐寺看看,虽不烧香拜佛,也去沾沾灵气。山门附近有个放有一座背着碑的像龟一样的神兽的雕像的亭子,有很多人拍照,其中被拍的人中不怕遭天谴坐到神兽脖子上的,大部分是小孩。

走在市区中,总会无意间看到有人在墙角及街边垃圾桶、下水道旁站着或蹲着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放出透明或黄色的液体……那些人中,大部分是小孩。

他们在无形之中控制着其他层级的人们,如果有人胆敢试图挑战他们的权威,将有可能被唾沫淹没——

春夏之交的某天,记得那时我是想去「柳浪闻莺」散步,在经过一公园附近的几个人形塑像时遇见有几个带着小孩的游客在帮小孩与塑像合影。当我看到大人把小孩抱到塑像身上时,走了过去引起她的注意,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警示牌——请勿攀爬。大人好像有点惭愧了,却没有悔改的意思:「这不是小孩嘛……」听到这借口我就有点火了,将音量调大几个分贝:「小孩怎么的!?就因为她是小孩你才应该好好教育!」甩下这句话就气呼呼地转身走掉了。

七夕那天坐公交回住处的路上,因为天热并且有些疲惫,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不知从哪上来一对母女站在旁边,那母亲一直在高声调大分贝地朝着她女儿说话,听不懂在说什么,好像是在训斥,因为小女孩在那作。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吵醒,很不爽!皱着眉头看了看她们,然后趴下想继续睡,尝试多次,无果,坐起来看窗外发呆。

然而就连发呆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她们一直在那没休止地进行着,「卧槽,这可是公共场合,注意点行吗!?」我在心里咆哮着。忍了十几、二十来分钟,在小女孩正在作的时候,感到脑中监测怒气值的压力表爆掉了:「你他妈的能老实点不!?」这一声吼震到了整个车厢,小女孩立刻哑口无言。我能想象得到当时自己的表情应该是很恐怖的,因为每当控制不住发火时,脑子里想的是怎么整死对方——杀意。

那母亲被我的举动吓到了:「你怎么这样啊!她才多大,你多大!?居然还骂人!@#¥%&×」我指着那母亲鼻子说:「你声音就很大你知道吗!!!」她开始斥责我用手指指人这种不尊重的动作:「你指什么指!?@#¥%&×」我予以还击:「指你怎么的!?知道这是公共场所(不能大声喧哗打扰别人)不!?」说完我就转头看向前方,然而她还在继续骂骂咧咧地叨叨,同时冒出来个男的帮腔,也不知是她老公还是谁,不过他的语气较平和。本来我的大脑已经屏蔽了她(只知道她在那叨叨而不知道具体说的什么),却又被她的一句话触发了怒点:「你就知道欺负弱者!」在将头转向她的过程中,不自觉地摆出了一个极其狂拽炫酷的极度鄙视的表情:「弱者个屌!」

《海贼王》迪巴鲁
《海贼王》迪巴鲁

之后她带着女儿往后面走去,边走边继续叨叨,其中有一句是:「谁会在你这种人旁边站着!?」整个冲突当中,我说了只有五句话左右。

弱者!?年龄小就是弱者?性别「女」就是弱者?一个大性别「女」加一个小性别「女」在公共场所像唱双簧似的扯着嗓门嚷嚷不让自己身边想要好好睡一觉的大性别「男」睡觉,被骚扰的大性别「男」用了不太正确的方式表达了下自己的不满,声讨个人权益遭到反击,到底谁是弱者啊!?「弱者」,请讲点公德行不行!?

孩子小怎么了!?孩子小不懂事?不懂事就可以不受公德制约了!?小孩出门要有监护人陪同的意义不知道吗?小孩确实不懂事,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所做作为对别人对公众造成了什么影响,你们这些监护人呢?是也跟小孩一样不懂事?还是变成小孩了?如果你们教育不好自己的孩子,我可以帮你们教育教育他们——扇他们几个嘴巴子,卷他们几脚——让他们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做了什么事情会被惩罚,让他们知道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会让着他们。

「尊老爱幼」是个狗屁美德!就是这四个烂字的洗脑,才出现那些倚老卖老、纵容小孩的事情。我不会看到老幼就给让座,更不会因为扰乱公共秩序的是小孩就留情!在我心中,不分年龄、性别、民族、种族、职业等,只帮助、照顾、保护真真正正的弱者!

最后说点不相关的——

最近大陆抓了好多吸毒的明星名人,其他人都是被骂得狗血淋头,唯独柯震东得到了众多粉丝的怜悯、理解、安慰、鼓励——这特么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