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俺には夢がある 両手じゃ抱えきれない」

THE BLUE HEARTS《

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缺过梦想:足球运动员、科学家、画家、游戏大师、漫画家、外交官、商人……有过的这些梦想,基本都是受当时的爱好影响。虽然它们一度成为我的向往,却从来没有去做规划、计划,也没为之付出过。

我现在的梦想有很多个,同样是受当前的喜好所影响,但不同以往的是,它们更切合实际,并且我有在为它们做计划,有一点一点地去实现!

跨领域工程师

最近在逛知乎时偶然看到某用户的个人信息卡片中有个网址,点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是对知乎内容及用户的数据统计,并从不同的角度展现出来:各领域的推荐问答、用户的每日增长值等等。虽然页面做得不咋样,但这一下把之前那些一闪而过后就在我大脑中进入休眠状态的想法给激活了——通过收集数据和玩电路板,做点解决生活问题的小发明之类。

为了将想法变成现实,我需要补充大量的科学知识。这就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最「实际」的梦想——跨领域工程师。

说它「实际」,是因为:

  1. 我本身就是个工程师,虽然领域不同,但思想有共通之处;
  2. 通过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不便,使生活变得更智能,让自己变得更「懒」。

所谓「工程师」,就是利用科学家所探索出来的科学理论来创造出技术,再运用一系列方法和工具去解决实际问题的人。

科技如果不与人文相结合,不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那么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我(算)是一名软件开发工程师,所做的事情就是用一行行代码构建出一个能够完成某个目标的虚拟工具。但虚拟的事物总是不能给我一种满足、踏实的感觉,于是从某天开始我有了想要创造实物的想法,这一定能给人们带去方便,也能给我带来更大的成就感!想当初我选择入软件开发这一行,就是因为喜欢创造的感觉!

可是,要想创造实物,就需要了解编程以外的知识。假如我想做个遥控装置,让我可以躺在床上轻轻一动手指就关掉两米之外的电灯开关,那我就得去学习二极管、电路等;若是我要弄个能够推送我所关注领域的信息并语音提醒的设备,我就该去熟悉数据抓取、数据挖掘等。这些都是与纯粹的软件开发不相关的领域。

民间语言学家

在身边的同代人中,我算是接受外语教育较早的,小学三年级时就开始报辅导班学习初中英语。没错,就是红色封面,讲述 Li Lei 和 Han Meimei 的「凄美爱情故事」的那套教材!因为性格问题,当时怯于与别人当着全班人的面在教室前面做对话练习,所以口语不太好,但语法掌握得不错,因此在上初中后经常在英语课上狂妄地公然指出老师的疏漏。直到高考结束,英语一直是我(所有科目中)的强项。

除了英语,我还会日语,同样是从小学开始接触的。开始学日语是因为想知道当时沉迷的游戏中的台词等是什么意思(具体看《我的日本情结》)。经过多年的耳濡目染和一年左右的培训班学习,我的日语已经具备一定水平,通过了 JLPT N1 考试,能够与日本人进行非专业话题的聊天。

在学习外语时,让我知道了一些那个语言本身之外的事情,例如,文化。日语中有很多汉字,不仅形很像(有的甚至是一模一样),就连读音也十分相近,让我(们)很是好奇。通过查阅资料得知,(好像)是隋唐时期(左右)的僧侣将经书带到日本时传入的。因为当时所用的是中古汉语,所以读音会与中古汉语较为接近而有些与现代汉语完全不同。除日本之外,朝鲜、韩国、越南等国也受同样的影响。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汉字不是只属于中国的!

在知道了中日两国的文化之间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之后,我很想深入了解它们,进而了解东亚的文化特征,甚至是整个亚洲、全世界!

外语是深入了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重要入口和工具,也是令自己重新审视祖国文化的镜子!

舌尖上的环球旅行者

曾经,「吃」对于我来说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既然花十、二十元买碗牛肉面能吃饱,花五元左右吃泡面也能达到同样效果,那我为何不选择花销较小的呢?当收入达到一个水平后,就不会那么在意花出去的钱的数目了,关注点转移到「吃」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体验如何。

就像亚伯拉罕·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一样,我将人对「吃」的需求分为三个层次:

  1. 温饱;
  2. 营养;
  3. 享受。

我原本是个不爱出门的人,无论休息几天都宁愿躲在屋里看动画、写代码。但这一切在去年中秋节游黄山之后就发生了变化——总想出去爬山、游玩。这段经历只不过是该「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其根本原因在于咬文嚼字的习惯以及好奇心与喜欢探险的天性。

在写游记时,我不知道是该用「登山」还是「爬山」来描述「上黄山」这件事,从百度和 Google 搜集资料后决定用「爬山」,因为「登山」基本是指那种海拔好几千米并且山体被冰雪覆盖的(较)专业的户外极限运动。这一过程中,对登山以外的户外运动也有了些了解,如徒步、溯溪、攀岩、滑雪等。由于「爬山」应该归为「徒步」当中,并且徒步在那些运动中是唯一一个没什么技术要求的,所以我就开始了这项运动。

在爬过一个个山头,走过一片片土地之后,会产生一种由征服欲所带来的很强烈的成就感。这种感觉就像是玩《三国志》时地图上渐渐插满写有「曹」字的小旗一样!

如今我已不满足于仅在所处的城市中游游逛逛,我要扩大想要征服的目标!如果能够到世界各处旅游并尝遍当地特色美食,那将是一件极度享受的事情!!!

结语

我认为这些梦想应该都能坚持下去——工程师是我的职业,是谋生手段,是适合我去进行创造的唯一途径;语言是与不同国家的人进行交流的工具,使我可以获取到更多更全面的信息,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本国和其他国家的文化;见识得多了,思想自然就会变得更加广阔,也就能离悟得世间真理更近一步。

如果(基本)全部实现,证明我是个「梦想家」,否则就是个「空想家」。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并注明文章出处且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