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弃疗,药不能停。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叮~咚~~叮~咚~~叮~咚~~」听着身后传来的急救车的警报声,不禁觉得生命(肉体)真的好脆弱……各种大大小小的威胁时刻在身边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的小命蓄势待发,成为我们的「盾牌」起防护作用的就是自身的警惕和免疫力。

从体检拍完胸片被建议就诊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五天,共跑了三趟医院,依然没有确定我所得的是否为结核病,更别说是哪种结核病了。

第一次是体检当天(周三)请假去的。医生拿着我的胸片看了看,听我重复了体检时所听到的结论和「病史」后,简单问了下我办公室里有没有结核病人等几个问题,让我去做个肺平扫的 CT 检测后于第二天取胶片和报告。挂号费 10 元,CT 检查费 200 多。

第二次是昨天。先去放射科取了胶片和报告,然后到呼吸内科拿给医生看,他跟我说胶片上显示出右肺部分的症状是发炎,就如报告上所说,并让我到结核科去进行专项检查。因为体检完第二天有人跟我说「肺部阴影也有可能是肿瘤」时有点被吓到,为了安心而问了下医生:「有没有可能是肿瘤?」「从片子上看倾向于结核病,所以叫你到结核科去嘛。」他如是答道。虽然没有百分百地否决,还是有点放心了……我可不想挨刀,不想再在肉体上留下任何痕迹!更重要的是,没那些钱啊……

肺平扫 CT 报告
肺平扫 CT 报告

到医院时没到十点半,从呼吸内科出来到结核科时已经十一点左右,这里各方面与主楼相比明显差很多。那时自助挂号机没有启用,到窗口去挂号被告知上午的号已经没了。说的也是,那么多患者却只有两三个诊室值班。

出去吃个午饭回来等着排下午的号。因为是一点半开始,并且那么多人戴着各种防护级别的口罩,看上去有点可怕,就到外面院子里等着。差十分钟左右一点半时进楼,这时窗口前已经排了 20 个人左右。前面的人该挂号的挂号,该付费的付费,终于快到我的时候居然又被告知没号了!

我打算换家医院。用高德地图搜了下市内跟结核病有关的地点,除了几个不能治疗的防治中心和我所在的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红会医院)之外,只有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浙一医院)这一个结果。骑着公共自行车到了之后看到科室正关着门,去服务台一咨询才知道只有工作日才能就诊。就这样,一事无成地回去了。

今天,我早早就起床了,比平时上班还早出来了一段时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第三次来到了红会医院,到结核科那里时是八点半过,虽然觉得自己挺早的,但已经有一些人,不过这次终于排到号了!

结核病患者须知
结核病患者须知

医生随便看了下 CT 胶片,问了我家里有没有人得过结核病,说我应该是轻度结核,让做完检验三天后复诊。拿着开的几张单子边走边看,费用合计四五百元,我差点晕过去!这还没开始吃药呢啊……检验项目里又有血和尿,敢情前几天我白挨针了嘛!

化验收费票据
化验收费票据

来到抽血处,医生拿出皮管示意我撸袖子,想到体检时用的是左臂,我将右臂伸进了窗口并仍旧直勾勾地看着他将针扎进我那因使劲握拳而变得鼓鼓的血管。一支,两支,三支,他把试管一支接一支地换下,摇匀,再放进旁边的盒子里——居然还没抽完?!「还没结束?我开始觉得疼了……」眼看着血液快要被吸干了似的流速变慢,产生有点像肌肉痛一样的感觉,我向医生问道。

取完尿液后又拿了几个痰盒,过几天再送到医院检验。

最后,去找负责收病历本和叫号的护士做了个皮试。只见她把我刚从西医窗口取回的小瓶口弄断,从抽屉里拿出一支那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细针管——注射疫苗时经常使用的。小时候一看到这种针头我都会跑掉,但现在已经是当爹年龄的了,再跑的话就不成体统了。她在我的小臂内侧横着注射药物后皮肤立刻像吹气球一样鼓了起来,能有半个标准的玻璃球那么大!我以为摁下去会软软的,尝试了下完全不是那样,并且没痛感。

皮试鼓包
皮试鼓包

结核病算是个较为常见的慢性内科病,但确诊有点麻烦,需要做很多检查。初次就诊得验血、验尿、验痰、皮试等,然后要严格按照流程吃药治疗并定期复诊直到痊愈,这是个「长期战役」。如果放弃治疗,最终命运也许就是死亡,而且还祸害了一群人!

合理的饮食作息与适当的身体锻炼、排解压力以及必要的防护是远离非遗传性疾病的捷径,希望大家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