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体检引起的反思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我要公布一个今天体检时所得知的爆炸性新闻,当然是与我有关——

第一项是血常规,登记时发了长短不一的三个管子,排在我前面的同事因为晕血而灰溜溜地「下台」了(其实是进「小黑屋」享受特殊待遇了)。我早已把手机拿在右手中做好准备,将已经爆出青筋的左臂伸出去,直勾勾地看着工作人员将细针扎进去。弄了好几下还没血流出来,我有点无语:「怎么不往那根明显的血管里扎啊?」话音刚落,只见接在细针上的皮管中流出了深红色看起来有点黏稠的液体……可能是我右手的姿势有点怪,并且另一位工作人员发现我在看手机屏幕:「这里不能拍照!」还没等我做任何反应,排在后面的人笑着说:「他没有拍照,是在录像!」我嬉皮笑脸地把手机摄像头关掉了。本来还想拍下整个抽血过程,显示出我的「英勇」呢!

好了,说完了。什么?觉得这不够震撼?!好吧,那我再说一个,这个保准你吓一跳!

我比去年矮了一厘米,并且瘦了一公斤!!!

怎么样?这回被震撼到了吧?哈哈哈~唉唉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说的话就那么无聊吗?!行!下面这个绝对会让你有所感觉!

在拍完胸部正片(X 光片)后被叫到旁边的房间,这时我就感到不对劲了,其他人都是直接从拍片的房间中出去的。过去后那个看起来资历最老的人指着刚拍的照片说:「你右肺上有阴影,可能是结核,最好到医院去看下。」听到这话,我既惊讶又不惊讶:去年体检时就知道右肺有点问题,不过当时没太在意,所以未去赴诊;没想到已经恶化到能够大致辨别出是什么病的地步了,不看不行!在他问我要不要胶片时毫无犹豫地回到:「要!」所有项目都检查完毕后去找那老大爷付钱把胶片拿了回来。

到公司时已经中午,不想再耽误看病的时机,于是请了半天假到那老大爷推荐的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简称「红会医院」)去诊断。把胶片拿给呼吸内科的医生看,他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并要我做 CT 进一步检查。有些人会认为医生的这种行为是为了坑百姓钱,但我不想恶意揣测他的用意,并且我也觉得单靠 X 光无法确诊。回到医生那里先看了一下照片,就算是我这个外行也能看出来点什么——很明显的,一边肺上白色区域比另一边大很多。「结核病」这个结果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等周日去拿胶片看报告,然后听取处理意见了。

虽说结核病不是绝症,但也会致死;要问我是否觉得害怕,回答是「不怕」,可还是会觉得心情低沉。这个病到底可不可怕,周日听到治疗措施之后就知道了。

坐在离开医院的公交上时想了一些事情,有些小感慨——

记得乔帮主在斯坦福大学某次毕业典礼的演讲中曾说当他在十七岁的时候读到了一句影响终生的话:「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的话,那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是正确的。」我是十分赞同这句话的,一两年前就开始有此感想,不过一直没有那种深刻的感觉,直到今天听到「你可能是结核」这句话。

只有那些得过重病、面临过生命威胁的人才会真正地懂得生命的可贵,才会真正地知道什么叫「活一天少一天」,才会真正地明白「把每天当成生命中最后一天」的意义。

忽然想起一个与病魔斗争很久,最终抵不住「攻势」而离世的叫程浩的知乎用户(用户名为「伯爵在城堡」),生前帮助很多人解决了问题、烦恼。他在世时有很多知友为他鼓气,过世后有很多知友为他叹息。我也算是他从生到死的「见证人」。

为什么提程浩?虽然没看过几个他的回答,但从我所看到的内容当中都体现出了他对生命的理解,作为一个自知无法逃脱魔掌的勇士对世界的看法和思考,积极面对可悲命运的态度。他是「把每天当成生命中最后一天」的践行者。

其实那句话没有那么「高大上」,就是一句提醒人们「不要浪费时间在没有价值的事情上」的话而已,让自己的每一天不要白过,在死前一刻不会有悔恨。

前段时间网上比较流行的黑程序员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嫁给程序员有三好:钱多,话少,死得早。」虽然不完全对,但也有一定道理。

「死得早」说明了做这行的压力很大。外行眼中的程序员会经常加班,实际情况是按公司而定,按项目的开发进度而定。不紧急的时候是闲得要命,靠到 QQ 群里聊天或浏览感兴趣的网页打发时间;忙的时候则会加班到半夜,连着加班一个月的事情我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高强度地工作所导致的结果就是积劳成疾,甚至猝死。

我的肺病应该就是工作压力所造成的。一两年前还在上家公司时就有征兆了,那时右胸下方肋骨里面就会时不时地感到疼痛。

从上家公司离职前正在给一个大客户做项目,是众人皆知的通讯公司,那段时间正是每天加班到深夜,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我不仅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还被对方蹂躏着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就在这种情况下,肺部位置疼痛加剧,我还半开玩笑地问上级:「加班得肺病算工伤不?」

自从工作之后,已经听过几个在杭州的同行或相似行业的人猝死的消息了,知名的和无名的公司都有,皆是年纪轻轻(二、三十岁)就送命。

也许哪天我也会突然间就……即使不是猝死,也可能会是肺病急剧恶化,得了什么致命急性病或交通等事故。有段时间跟老妈通电话时她总会嘱咐我:「别出去舀哪走,老实儿地在屋儿里呆着,外面危险!(别到外面闲逛,老实地在房间里,外面危险!)」我就回她:「在屋儿里就安全唠?万一谁家噶子罐儿爆炸了呢?只要活着,就没安全的地方!(房间里就安全了吗?万一谁家煤气爆炸了呢?只要活着,就没安全的地方!)」就像如此,我已经向她传达了好几次「我随时会客死他乡」的信息,让她有心理准备。假如有一天,你得知我已不在人世,没什么可惊讶的,人活着活着就突然没了还是比较常见的。

所以,如果你喜欢我,或者现在不讨厌我且有喜欢上我的可能,请用行动让我知道——跟我保持联系,常与我联系,身处同一个城市或相邻城市的常约我见面;当然不会总让你主动,待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之后我也会礼尚往来主动约你的,感情是相互的嘛。让我们在随时会完结的有限生命里珍惜彼此吧,也许某次见面就是最后一次见面,某次谈笑就是最后一次谈笑,某次的「一瞬」就成了「永远」;让我们在还能见到对方的时候真心相对吧,不掺杂任何虚情假意,袒露胸怀。

我现在依然不在乎是否会有女友甚至结婚,不过这样想的「理由」稍微起了点变化:之前就是单纯的不想去强求,随缘;现在觉得把自己活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敢去奢求让谁来与我共同承担。

从出生到现在经历过不仅一次的「危险时刻」,皆在肉体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记,这些「故事」请允许我只与那些跟我互相珍视的人分享。

从现在起,我要好好地活着,充实地活着,有价值地活着,让我在闭眼之时不留悔恨!

「其实,人这一生可短暂咧。有时候儿一想,这人生跟睡觉是一样儿一样儿的——眼睛一闭,一睁,这一天儿就过去了,嚎?这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嚎?」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并注明文章出处且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