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工程学与欧雷流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一般来说,是个正常人就会想要好的生活,即使每个人对「好的生活」的定义不同,这是刻在基因里的生存本能所驱使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认真去想「什么是好的生活」和「如何过上好的生活」——「人生工程学」就是一门以这两个问题为主要课题系统化研究相关思想理论、实践方法及解决方案的「学科」。

人生工程学

在说「人生工程学」之前,先来说说「生活黑客」,因为它们之间有所关联。

鉴于中文的博大精深,「生活黑客」即可指事又能指人——用在事物时,其对应的英文是「life hacking」(也可作「life hack」),指那些让生活变得富有生产力且高效的奇技淫巧;而指代人时,在英文中用「life hacker」表达,就是掌握并运用「life hacking」的人。

在我的语境里,「life hacking」有着更为深度的含义,因此在两个单词之间加个连字符变成「life-hacking」用以区分——

一个人能够做成一件事,是因为他找到并掌握了方法——假设世上任何事情都能在允许一定误差的条件下总结出一套通用的方法,那么「人生」这件很宏大的事情也应该同理。

「life-hacking」更倾向于较为宏观的方法论,而「人生工程学」所包含的就广了,从宏观到微观,从抽象的思想到具体的工具都囊括了,「life-hacking」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人」这个系统充满不确定性。

感觉这几天更加明晰了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以及什么是真的自由,打算写关于「活着与自由」的文章。

昨晚突然想到,我研究的 life-hacking 相关理论,是否可以发展成为一个有机结合了哲学、心理学、脑科学、人类学等多个学科的新「学科」,叫「人生工程学」。

「人生工程学」的英文是「life engineering」,「life」一般被理解为「生命」、「生活」和「人生」,之所以取「人生」之义,是因为可以认为「生命」与「生活」更为具象且都包括在了「人生」中。

再谈「欧雷流」

关于「欧雷流」,在我的文章中一直在谈,只不过相对分散,较为集中的谈论主要是在《去你的「正常」人生!》这篇文章中吧。说「一直在谈」的原因是——

「欧雷」就是我,替换代入为「我流がりゅう」,意为:自成一派;独树一帜;别具一格。因此,广义上的「欧雷流」是具备我的个人色彩的事物的集合:思想、言行、穿着、做事方式等;狭义上则专指我的思想体系。

活了这么多年(以十年计),我的精神主体几乎只是在不断地芟繁就简,深化,系统化,没什么方向性上的调整——也许是由于一直处在「正确」的道路上。

在此再次特意谈论「欧雷流」,是想在我认为我的思想体系已经初见端倪了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明确其所处位置以及基本思想,在日后的文章中进行更为深入、全面地阐述。

「欧雷流」是我的思想及言行等的总和,属于「人生工程学」的范畴。

若此前没有类似的「主义」、「流派」,则任何具备与我相同或相似思想的都归为「欧雷流」这个「主义」、「流派」;否则,「欧雷流」可以看作是已存在的某个「主义」、「流派」的分支。

「欧雷流」的宗旨是「爱自己,爱生活,爱他人」,三者按照重要性排序——「爱自己」是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这既是生物本能,又是基于掌控力、影响力强弱范围的考量。

想要做到并做好这三个「爱」,需要知「天道」(世间规律),懂「人道」(人性、社会规则),形成并控制自己的「道」(自我规矩)。

上面那三个「道」,不是学来的,而是悟得的。也就是说,除了要掌握海量知识之外,还得不断地思考,才可能领悟。

知识是无限的,而人的一生是有限的,在这无法改变的条件下,如何悟「三道」行「三爱」呢?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修行,程序化、机械化行为模式,固化成习惯——

第一是提高学习时间的占比,无时无刻不在学习。学习的途径和方式有很多,可以通过五感去亲身体验,也可以是在读文字、听音频、看视频之后了解他人经历。

第二是抓大放小,即辨别出哪些是主要的并去重点对待,次要的就别去纠结。一般而言,事物具备道、法、术、器四个层次,越往右越次要。

第三是不要追求完美,「八分饱」即可。做一件事,学一门知识,能够达到及格线以上还是比较容易的,但要做到卓越、完美,那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并且未必达成。在我看来,在多个方面拿八十分比在一两个方面拿一百分强得多。

总结

作为目的和结果,「欧雷流」会让我幸福地过完一生,提升人生质量和体验;作为「人生工程学」的一个体系,希望能够影响并帮助其他人也过得幸福。

本文算是一个正式的起点,在积累一定量后我会整理下自费印书,送给亲朋好友和忠实粉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