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生,息止安所。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很「荣幸」,我迎来了「当立之年」,作为还有些「年少轻狂」的「叛逆青年」,有的事不得不静下心来仔细想想。

一直以来,我很敬畏「30 岁」,觉得这个年龄是男人一生的一个分水岭,会影响下半生的走向。假如可以活到 60 岁(≧ 60),那么可以说,我的人生之旅已经走了一半。

试着回顾一下逝去的那些年中所发生的会影响我人生走向的关键节点——

学生时代

小学时期

因为有个同学说我家买不起学习机而赌气,并且我想玩游戏,就在一次期末考试考了很好的成绩后央求家人买了一台,当然理由是拿来学习。

这使我迷恋上了游戏,对日语和日本产生了兴趣,学习机自带卡带内置的 Basic 语言让我初次接触编程。

由于学校没有设英语课,三年级起去校外的学习班提早学习初中英语,为我打下良好的英语基础,直到高中毕业前英语都是我的强项科目。

初中时期

初一时开始买《游戏机实用技术》杂志,之后发行的《掌机王》也逐刊入手。看着杂志中的各种游戏介绍和主机评测,让我跃跃欲试,还把其他同学给拉进了坑。

《掌机王》系列杂志
《掌机王》系列杂志

初二时我和一个要好的小伙伴相继入手了 GBA,开始了联机游戏之路,从《马里奥卡丁车》到《塞尔达传说 四支剑》,从只在课间联机到课堂上在老师眼皮底下玩。

GBA
GBA

对游戏的痴迷,不可避免的学习成绩下降了,语数外因为基础好而没下降太多,但理化就没怎么学好了。

初三时学校要从普通班中抽选优秀学生插进重点班中,因为之前的各种考试一直都是年级靠前,并且最关键的那次考试也达到了「晋升」标准,我才有幸被选中。

刚进新班级时的同桌是个学霸,在我们同桌期间她耐心地解答我在理化上的疑问,拯救了将要沦为学渣的我。

高中时期

中考分数不够上省重点,去了一所需要寄宿的市重点。

高一上学期某天在网吧上网时,无意中了解了日本艺人后藤真希及其同事务所的后辈 Berryz 工房,下学期分文理班时我再次从普通班进入了理科的重点班。

我渐渐 idol otaku 化,开始了夜不归宿日夜颠倒的生活。放学的铃声就像裁判吹响的口哨,声音未落我就冲出教室,终点是那校门外百来米的网吧。

与学习相比,仿佛泡网吧才是我当时真正该做的事情。每天放学后到第二天上学前,全情投入,一丝不苟。

晚上除了玩游戏看动漫,就是做与追星相关的事情:在论坛上和 QQ 群中与同好吹水;到处搜寻偶像相关的图片、视频、音频和新闻等资源下载并分享出去;收集整理偶像相关信息(有个从事 web 开发相关工作的同好推荐我去用 <table> 组织信息并发了一个 HTML 教程的链接让我自学)。

白天别人都在认真地听老师讲课,在桌子上堆了一座各种科目辅导教材的小山。我也摞了几本书,只不过是用来遮掩正在补觉的自己。

周围的人看我基本每天都在睡觉,还给我起了个外号——「觉主」。不过,我也不是一直在睡觉,睡醒了没事干时还得跟其他人一样听课。

这样的高中生活持续了一两年,所得到的结果就是:攒了好几张原版 CD、DVD 光盘和几本写真集;在那个小圈子里有点小名气;学习成绩直线掉到了班里倒数几名。

这回没人拯救我了,彻底沦为了学渣……

忽然,我意识到,再不自救,未来将一片黑暗!

多亏了英语基础好,多亏了睡醒了还记得听听课,多亏了高考前几天的临时抱佛脚,让我即使与当时心心念念的外国语学校日语系无缘也有学上。

大学时期

在填志愿时,家人强烈希望我去学那个什么数控机床,然而我并没兴趣,也不看好这个行业。在我心里,只想从事日语或软件开发相关的工作。既然去不上外国语学校,那我就铁了心了选软件专业。

在选学校的问题上我们也意见不同。一开始我坚持要去大连的一所学费很高的学校,因为它设有日语课程并提供赴日学习的机会。但我家的经济条件负担不起那么高的学费,家人劝我选个别的学校。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倔脾气,只要认定了什么就不会轻易让步,他们不得已地答应了。

本以为会就这样到大连去上学了,没想到亲戚们也来劝我。实在抵不过这种苦口婆心,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很不孝的孩子了,最终决定去沈阳的一所学费很低的学校。看到家人如释重负的样子,我感到有些惭愧……

高中时不务正业所造成的惨痛后果并没让我长多少记性,还没装几天好孩子就又重蹈覆辙了。与之前不同的是,追星的那股狂热劲儿已经渐渐淡去,转而有些沉迷于动漫和网游。

整个大一我的出勤率比较低,除了专业课,上课点名基本都是找别人代喊。后来辅导员看我在走下坡路,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进行了一阵心理辅导。在那之后,我决定洗心革面!

大二的我可以说是焕然一新:出勤率提高了,上课也认真听讲;加入了院学生会和系义工队,校园生活变得没那么单调。

这些给我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成绩的上升与挂科数目的减少,还成功申请了助学金。更为重要的是,我被选中参加某个校企合作的项目,脱离了常规的学校教育——每天打卡「上班」,不用去上课,不用进行毕业答辩。

在那个合作项目中所做的事情是用 Visual Studio 6 开发 Windows 客户端应用,很是枯燥乏味,没什么成就感。

大三的某天,也不知怎么的突然脑子抽风了想写博客。因为我追求个性,所以在找博客平台时专挑那些可以自定义外观的。左挑右选,最后选了博客大巴。

自定义博客的外观需要写 HTML 和 CSS 代码。高中在网吧通宵整理偶像信息时自学的 HTML 相关知识,这时就又一次派上了用场!但对 CSS 就很是陌生了,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通过几天的网络教程自学,看着一个网页从白花花的一片,在经过 HTML 的堆砌和 CSS 的装饰后变得有模有样,好似用画笔在白纸上完成了一幅画,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做网页这件容易产生成就感的事情就像一针鸡血打进我的身体,让我热血沸腾,对此无法自拔!

步入社会

在其他同学纷纷找到工作开始实习时,我们那些参加校企合作项目的人考虑到自己的前程,陆续离开了那里而自寻天地。

回到家乡

第一份工作是在沈阳,不是公司,算是个体户;做的事情与软件开发无关,而是去安装监控摄像头。老板十分操蛋,我只做了不到一周就被辞退了,连个正当理由都没有。既然如此,那我就退掉租的简陋房子回舒服的老家去。

通过表哥的介绍,我去了他同学所在的公司工作。这是一份真真正正与前端开发有关的工作,正式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

要做前端开发,HTML、CSS 和 JS 是必会的三个技能。虽说不是炉火纯青,但在之前自己折腾博客时已经给 HTML 与 CSS 加了很多技能点,可 JS 我是一点儿都不会。为了能够顺利通过面试,前几天到书店买了两本 JS 相关的书恶补:一本 JS 基础的,一本 jQuery 的。

面试时我很是紧张,回答问题磕磕巴巴吞吞吐吐的,都急得出了一身汗……本来已经不抱期望了,可没想到竟然过了!应该是因为我是被介绍来的,并且那里是间小作坊。

当时这家公司在做的是一个自助建站平台。可能是看我没有什么复杂 web 应用的开发经验,刚去时是让我做测试相关工作。做了没一个月,实在是无法继续忍受做这种没有一点兴趣的事情,于是找老板商量让我做本职工作。

虽然我如愿开始做前端开发相关的工作了,但还是没分一些复杂点的功能给我,都是些没啥挑战性的边边角角。

在那里工作还没到一年时,我辞职了。原因无外乎那么两个:钱给不到位;成长空间小。

关于接下来到哪里工作的问题,家人再次介入。他们想让我留在身边,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就连工作单位都帮我找好了。可对我来说,「稳定」就代表了「收入少」和「没发展」。我想继续做前端开发,并且是去南方。

这次爸妈并没有十分阻挠我,毕竟在哪工作与去哪上学不同。

南下江南

一开始,我想去的城市有三个:上海、杭州、深圳。这些都是经济发达、互联网企业丛生、很有潜力且富有活力的城市。后来将深圳从备选城市列表中划掉了,因为那里太远并且太热了。

既然确定了要去的城市,就开始通过各种招聘网站和电子邮箱向招人企业投递简历。令人愉快的是,上午刚把简历投出去,吃个午饭的工夫就接到了杭州一家公司的电话。虽然我想在电话里面试,但对方要求一定得当面进行,就约了两三天后。

也许会觉得我很冲动,明明可以找找看有没有接受先电话面试的公司,可我真的是太迫切地想离开这片穷乡僻壤而奔往传说中大都会开开眼界!

从老家到杭州的路程有 2000 公里左右,按道理讲,应该选择飞机这个便捷又省时的交通工具。可是,对于当时还没出过远门的我来说,上千元的机票简直是巨额路费,穷人就该用穷的出行方式——坐火车——绿皮的。

从抚顺到杭州
从抚顺到杭州

在充斥着哭闹声、鼻鼾声和脚臭味的车厢中硬生生挺尸了 30 多个小时后,终于听到了希望之声——「杭州南站,到了!」我立马连滚带爬地下了床铺,背上背包,拎起行李就往前冲,生怕再多呆一秒就阵亡了……

站在站台上,我放下手中的行李,下巴微微上抬,闭上双眼,两手向斜后上方缓缓用力伸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就在这一刻,我已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的我。

因为是在凌晨下的火车,这个时间点什么也做不了,并且在火车上没休息好,浑身上下没一处舒服的地方,就在火车站前的一家小旅馆找了间房好好地睡一觉。

天亮了吃完早饭,在附近办好手机卡后就起身坐公交前往网上找的位于古荡的日租房。一路上让我切实感受到了杭州这个「人间天堂」的种种美好,除了没有地铁。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生活,我习惯先到周围走走逛逛,快速地熟悉并掌握周边的环境情况。于是,把行李放好后我就照着手机地图走着去久负盛名的西湖转转。回日租房的时候基本是凭着记忆走的,还好没怎么走错。

在去面试之前,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失败的打算——如果没通过,在一个月之内找不到工作的话就滚回去。幸好,老天是眷顾我的。为了计算方便,约在了 4 月 1 日那天入职。既然新的公司已经确定,就尽快把日租房退掉,住进了滨江的月租房。

同样是省会城市,差不多的价钱——在沈阳可以租到一整套的房子,而杭州只是一个房间;在沈阳能够吃一大盘子的菜,而杭州却是一小碟。不过,这也挺好,让我决心以全新的方式去生活。

稍作总结

迄今为止,来杭已近 7 年。

这些年里共服务了 3 家公司,平均两年多换一次工作。它们分别是:主营业务是 web 安全产品的非互联网公司,在滨江;做在线教育平台的互联网公司,在古荡;服务于中小汽车经销商的互联网公司,在仓前。

在这期间我收获了很多。如果不算票子,世俗里所讲究的妻子、孩子、房子和车子就只差孩子了。然而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那些无形的:思想、知识、眼界、爱情。

现在来看,我喜欢上日本的契机就是小学时买了学习机并开始沉迷日本游戏,为了能玩儿得更明白还特意买了教材和词典开始自学日语。初中开始看日本动漫与高中的追星经历只不过是让我越来越喜欢日本的催化剂。我的日本情结对我之后的人生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求学阶段遇到 3 次堕落危机,两次借助别人的力量挽救了自己,一次完全靠自救。之所以最后都能一一化解,是因为我具备不错的资质,从小打下良好基础,再加上强烈地想要实现理想的意愿。

过往的好与不好的经历,在未来一定会帮助到自己;将来的某天必定会感谢曾经受过苦的自己。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并注明文章出处且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