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自己:为何

欧雷 发表于

0 条评论

在《人生工程学与欧雷流》中我说过——

「欧雷流」的宗旨是「爱自己,爱生活,爱他人」,三者按照重要性排序——「爱自己」是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这既是生物本能,又是基于掌控力、影响力强弱范围的考量。

在本文中,我会阐述这三个「爱」中的基础——「爱自己」。总的是按照「是什么」、「为什么」及「怎么做」这三步走,但由于内容会比较多,故实际分四篇文章去讲,本文为「是什么」与「为什么」——从文章标题应该能看出来。

是什么?

乍一听,「爱自己」好像具有贬义——我只能说,用这个词去批判别人的人,以及自己不敢大声宣扬的人,都是不懂其真正内涵的人——鲁莽地与「自私自利」划等号。

既然是「爱自己」,自然要将自己排在第一顺位,他人他物次之。虽然如此,但不能损人利己,做一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情。

上面是在自己处于主动位时的基本思想,当处于被动位时,则不能让自己因外界而受委屈,只能自己对自己狠,不能让别人对自己狠,大不了就两败俱伤。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为什么?

关于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我在《向过去的自己告别》中有提到——

我们不是主动来到这个世上,而是为了满足他人的私欲而被动降生,无论自己的亲生父母是出于什么考虑。

既然被生了下来,就要好好地活下去,这既是本能,又是「义务」。

把「意义」和「价值」加了引号,是因为它们是很多人苦苦寻找与追求的,然而却是实际上不存在的——人生和世界本是虚无的、虚幻的、虚假的,但既然来了,就尽量不让自己白走一遭,故而勉强将「好好活下去」作为「意义」与「价值」。

「好好活下去」包括且仅包括两点——「自由」与「幸福」——在那篇文章中已经有所阐述,以下内容权当作为那篇文章的补充说明。

个体觉醒

我们在出生后从能够自主做事开始,就被要求做这做那以及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基本从未被问过自己想要干什么和想做怎样的人,更别说提供支持。

小时候父母、老师和别的家长都让我们不要贪玩,不要早恋,好好学习,考高分好上(好)高中、(好)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又对行业、工作单位指手画脚;参加工作后又催着找对象,结婚,生孩子。

在处对象时,另一半想让我们懂浪漫,去吃香的喝辣的,把他们当宝宠,能够每天翻云覆雨;到谈婚论嫁了,又要求得有房有车,房产证上留名,彩礼多少,婚礼多大排场,生几个孩子以及都跟谁姓。

结婚后不仅要每月上缴工资,在对方家族庞大且亲戚众多时,还得为了对方(家长)的颜面去给那些平时几乎没有往来联系的人份子钱。倘若自己一直没孩子的话,那得白扔出去多少钱?

孩子想要我们给他们吃他们想吃的,用他们想用的,玩他们想玩的,不要逼着他们学这学那的,让他们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成长——正如我们当初作为孩子时的想法一样。

国家期望我们能够成为为国力增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的有用之才;社会教导我们要尊老爱幼,乐于助人,甘于奉献;公司希望我们可以安心做那能让公司赚很多钱的好用的工具。

有形的、无形的、直接的、间接的,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都对我们有所要求。他们似乎都对,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做打算;但他们都不对,因为基本只为自己的利益做打算,而不顾他人的利益,不考虑共同利益。

若是不反抗地按照他们的期望去做事,结果会是什么?最终只可能是,自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提线木偶,任人摆布,任人宰割!

我们生而为人,我们有自我意识,我们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要求而非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去发展?既然这样,我们又不是工具,为什么还要活着?

我们应该想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弄明白自己想做什么,重视,尊重,并接受自己,不去过那被别人安排好的和别人期望的模板化人生!

我们都很平凡,但只要开始为自己而活,每一天将不会像做任务一样苍白无味,而是充满颜色与活力!

幸福体验

我对「幸福」的理解与伊壁鸠鲁的观点「幸福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无纷扰」类似——

在健康有保障的前提下,想要幸福很简单,却又很难做到,就是那常听常见的四个字——知足常乐。

「幸福」是一种长期的、平和的、充满阳光的精神状态,影响这一状态的一大因素就是能否正确地面对不确定性——人类是喜欢确定性的,这会带来安全感、满足感,进而感到幸福。

然而,人活一世,会遇到各色事物,一生很短暂,不可能掌握关于它们的全部知识与技能;因而要探索辨明并掌握它们的底层逻辑,训练自己的「火眼金睛」和底层能力,遇到事物能够准确分析并归纳到已掌握的核心上,以不变应万变。

我把不确定性分为「时间」和「人」两个维度——

「时间」的维度分为「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已成确定的事实,无法改变,无需纠结;「未来」充满未知和可能性,不能预测,不用在意;「现在」与「未来」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可以增加「未来」的确定性。

「人」的维度则分为「自我」与「他者」——「自我」是受自我意识驱使的,能够自己掌控的;「他者」是「自我」以外的其他事物,只可能去影响,不能够控制。

在两个维度里确定性高且可改变的是「现在」和「自我」,确定性相对较低但可被影响的是「未来」与「他者」。如此看来,活在当下并活出自我就能最可靠地面对不确定性,收获最大的幸福!

另外,「现在」过得咋样,是由「自我」的状态决定的,也就是说,可把「现在」看作是「自我」在「时间」维度上的延伸——完善并强化「自我」是面对不确定性的绝招。

影响幸福感的另一罪魁祸首是我经常提到的「欲望」,确切地说是「不必要的精神需求」——

欲望只有较少的部分源于自己,这些基本是生理需求;更多的是精神需求,它们绝大部分是社会给附加的,如人脉、价值、意义、成功等。

那些「不必要的精神需求」,几乎是来自「他者」的不良影响,防御的唯一途径就是在「自我」与「他者」之间建立起坚固的屏障,在抵御外部侵害的同时维护内部平和的秩序。

那个屏障是由「自我」外延而成,因此完善并强化「自我」也是在抵抗「不必要的精神需求」的诱惑。

综上所述,强大的「自我」是幸福的关键所在,「爱自己」是其体现。

总结

在「爱自己,爱生活,爱他人」这三个「爱」中,「爱自己」体现了「欧雷流」的内敛性,而「爱生活」与「爱他人」则会逐渐体现出外放性。

「爱自己」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约束,而不是对自己的放纵,其主要目的是让自己开心和让自己变强。

虽然「爱自己」强调要重视自己的利益,将自己放在他人他物之上,但这不是自私自利,不是极端的个人主义,不会让人变得狭隘。

如果每个人都像我说的那样「爱自己」,那么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呈现出缤纷灿烂的多元性;相互关心的人之间不会为对方担心,不给对方压力,各自安好。

现在这个时代,应当是个体觉醒的时代,是开始追求精神财富而非物质财富的时代!